货币格局再博弈 人民币或入SDR
栏目:进出口新闻 发布时间:2018-04-27

     中国和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的角力还没结束,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博弈……


   
今年晚些时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对特别提款权(SDR)构成进行五年一次的评审。而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曾表示,中国正在积极寻求使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
   
目前,关于人民币是否可以纳入SDR货币篮子的问题,德法等欧洲主要国家与美日“联盟”再次呈现出不同的态度——一边是公开支持,一边是谨慎反对,人民币国际化的道路上,出现关键一役。
   5
  人民币迎来新机会
    SDR
IMF1969年创设、1970年发行的一种储备资产和记账单位,又称“纸黄金”,是该组织分配给会员国的一种使用资金的权利。会员国在发生国际收支逆差时,可用它向该组织指定的其他会员国换取外汇,以偿付国际收支逆差或偿还该组织的贷款,还可与黄金、自由兑换货币一样充当国际储备。SDR的价值目前由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4种货币组成的一篮子储备货币决定。
   
很明显,人民币加入SDR一篮子货币,对人民币的自由兑换和成为国际储备货币均有重大意义,同时也将有利于扩大SDR的代表性,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所以,中国一直在积极促成人民币成为SDR篮子货币。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个月对IMF总裁拉加德表示,希望该组织能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并承诺将加快人民币的“基本可兑换性”。他还说道,中国希望在为维护金融稳定性而做出的国际努力中起到活跃作用。
   
其实,5年前人民币就曾争取过进入特别提款权的一篮子货币,但被IMF以“人民币远未被自由使用或兑换”为由拒绝。
   
今年,IMF将对特别提款权进行5年一次的评审,亚洲及G20其他国家官员纷纷表示,与5年前的上一次评估不同,这一次至少会对该问题展开积极讨论。舆论广泛认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货币迎来了机会,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只差临门一脚。
   
拉加德此前曾表态:“人民币的全面国际化已不是会不会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的问题。”在上月博鳌“中国行”时,拉加德在声明中再次强调:“人民币近几年来的加速国际化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中国政府对加速改革的承诺,尤其是在金融市场和对外领域,应该会进一步促进人民币的国际使用。中国政府也表达了将人民币纳入SDR篮子的兴趣。我们欢迎并同样拥有这一目标,未来将与中国政府在这方面紧密合作。”
   
根据计划,IMF董事会今年5月将就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议题举行初步讨论,晚些时候举行5年一次的评审,最终决定会在11月份公布。
   
表态  欧美阵营现分歧
   
目前,七国集团的欧洲成员国——德国、英国、法国和意大利已经公开支持中国申请将人民币纳入一篮子特别提款权货币的意向。
   
路透社报道,英国正努力为伦敦争取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的地位,在力挺人民币纳入国际主要储备货币方面一直争当排头兵。英国财政部首席经济顾问大卫·拉姆斯登表示,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0年对特别提款权的构成进行审议以来,世界经济形势已经发生巨大变化,将人民币纳入SDR货币篮子已经成为一个非常值得讨论的话题。
   
同时,作为欧洲中央银行总部所在国的德国也希望为法兰克福争取到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地位。“德国方面支持中国基于现有标准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目标。”德国央行执行理事会成员约阿希姆·纳格尔在上月举行的博鳌论坛上说。他表示,即将到来的审议对于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来说可能是个很好的机会,并补充道:“我们对中国最近以来朝(人民币)自由化所取得的发展和进展表示欣赏。”
   
但是,与英法等争相“讨好”中国不同,人民币加入SDR的路上还是杀出了“程咬金”。美国财政部部长雅各布·卢在上周访华后表示,人民币尚未做好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的准备。同时,日本对将人民币纳入SDR也持谨慎态度。
   
似乎是为了避免在亚投行问题上被孤立的尴尬局面再次重演,雅各布·卢把问题的重点放在了允许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条款而非时间上。“中国将需成功地完成艰难的基本改革,比如说资本账户自由化、在更大程度上由市场决定的汇率、利率自由化以及增强金融监管措施等。”他暗示,除非中国采取重大举措改革经济,否则美国政府不会支持人民币列入储备货币的提议。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能否成功拿到SDR的入场券确实要看美国的“脸色”。IMF对一般事务讨论需要70%投票权的支持,重大改革则需要85%以上的支持率。这里讨论的篮子货币改革属于重大改革。而美国在IMF中占有16.83%的投票权,因此享有实际否决权。
  
实力  加入SDR水到渠成
   
很明显,防范人民币被纳入IMF的特别提款权,再次体现了美国对中国日益提高的经济和政治地位的担心。
   
5年,中国政府加速推动人民币国际使用,出台了一系列相关政策,快速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其中包括: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拓宽了人民币双向投资渠道,增强了人民币跨境流通机制和离岸人民币流动性;人民币利率和汇率改革提速,利率市场化;人民币离岸设施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日益密切。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流动性资金池和离岸人民币计价产品也取得长足发展。
   
在这种背景下,人民币成为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已是水到渠成。正如央行副行长易纲日前表示,“对此要有一颗平常心,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过程。”
   
事实上,人民币早已成为全球贸易中使用最广泛的货币之一。位于伦敦的金融业内人士透露,人民币已经被60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列为储备货币;通过汤森路透公司交易平台完成的人民币离岸交易去年猛增350%;在另一大外汇交易平台EBS上,人民币也是全球五大交易货币之一。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提供给记者的数据也显示,按照价值计算,人民币在跟单信用证的活动占有率由20131月的7.32%增加至20151月的9.43%。这巩固了人民币作为这个用途第二最常用货币的地位,紧随一直是跟单信用证首要货币、占有率近80%的美元。
    SWIFT
企业及供应链市场环球主管安德烈·卡斯特曼表示:“信用证及跟单托收为亚洲贸易融资的常用工具。作为全球主要出口国和进口国之一,中国的地位正推动人民币的使用率增加。”
   
但是,在衡量一种货币能否列入SDR货币篮子方面,IMF并没有具体的量化标准,只是罗列几个可以显示这一货币“可自由使用”的指标,包括这一货币背后的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的量和在全球各国官方储备中的占比等。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是,2009年,用人民币结算的中国贸易量占比是0.02%,到2014年时这一比例已上升到25%